完本

豪门首席,很不善!

时间:2019-08-05 16:08:45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黑色眼影

主角:吕薏,温老爷

在线阅读

《豪门首席,很不善!》为黑色眼影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“温家出事了。” 吕薏不知道什么意思,温家能出什么事?或是谁敢惹温家?而且和自己有什么关系? 但肯定妈是因为这事而找她的。 “温

《豪门首席,很不善!》免费试读


“温家出事了。”

吕薏不知道什么意思,温家能出什么事?或是谁敢惹温家?而且和自己有什么关系?

但肯定妈是因为这事而找她的。

“温家一夜之间换主,温老爷过世,长子昏迷不醒。这一切都是温老爷的私生子造成的。他成了温家的主人。或者说这是密谋已久的事,光明正大又不被别人察觉,这不光光是手段狠戾,还有他的心思。所有和温家有亲属关系的,在公司的被革职,在家的生死不明。这显然是在报复了。前任市长到如今的富豪商人,商政两界可谓如虎添翼。”庄娉严肃而平静地说完。回头看依然云里雾里的吕薏。没有给她多少表情。

庄娉继续说:“温老爷说话一向一言九鼎。上次在宴会上说的话你是不记得了,还是装傻?和温家接亲,我们都没有拒绝,在所有在场人的思想中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。你作为温家未来的长媳,有什么想法?”

吕薏如果这个时候还不知道问题严重在哪里,就真是装糊涂了。

可联姻这事儿只是说说的罢了,就算吕薏把它当回了事,也不会同意。因为她是准备什么时候去婉拒的。

“妈,这只是他们嘴上说说的并不能当真。温老爷死后这事就更不作数了,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的。”

“你以为?你要解释对着我说是没有用的。”

“***意思是?”

“温家的那个私生子叫温泊君,你可以去对他说。如果他不当回事就天下太平,否则谁都帮不了你。”庄娉冷漠地说完,眼神又落在那些花草上。显然地她没打算为了女儿去插手这件事。

吕薏没见过温家的私生子,就连那时温家庆贺他当上市长开的商政之宴她都没见过,因为她没去。

本身就不喜欢那些阿谀奉承的东西。

只是听家里继父在饭桌上提到过,温家的市长。

可给予的评价最多在铁腕人物,雷厉风行,并不像个难说话的人啊,怎么会报复了温家所有的人?这是不是说明那人的深沉叵测比表面的还要可怕地多。

连至亲的人都下得了手,那是如何的阴狠?

吕薏心里像吊了水桶七上八下,她应该不至于那么倒霉被列入报复的名单里吧。

说实话,温老爷的另一个儿子温严峻长什么样她都没仔细看过,甚至不知道当时他在不在场。这联姻的事就更不能算数了。

抑或,让吕薏比较心寒的是庄娉的态度吧,她甚至都不问她害不害怕,实在不行想想别的办法。再差的对策都应该好上独自面对的危险吧。

可是没有。

庄娉的冷漠就是想让吕薏一个人面对,就算有危险,也独自揽下以免殃及池鱼。

吕薏默默退出,走进客厅的时候遇上刚回家的姐,吕智。

端正清丽的容颜,齐耳的黑发服帖在脸上,两边坠着漂亮的耳环。整洁得体的群装,脚上踩着高跟鞋。干练有型。却也带着让吕薏熟悉的清冷。

“姐……。”

吕薏刚张嘴叫出,吕智就已经擦肩而过,面无表情。使得喊出的字又生生香了回去,胸口有些痛。

远处吕智坐在庄娉对面,说着什么,两人的态度完全不像刚刚吕薏带来的那种生硬的效果。

很明显,做母亲的对两个女儿的爱,厚此薄彼。在她有记忆起就这样了。不知道为什么。

爸死后,妈改了嫁,带着她和姐来到吕家,生活质量变了,她们的姓氏也变了。

继父对她们都很好,甚至没有再要孩子。也从平时可以看出,继父是爱妈***。

吕薏受了什么委屈,都是继父安慰的。她有时就想问问庄娉:妈,我是你亲生的么?

吕智坐在原先吕薏坐得那个位置,风吹拂在两人之间很平静也很和睦,说说工作的事,或者,最近发生的事。

吕智看到客厅里无言消失的纤细背影,收回目光落在庄娉脸上,说:“你真的准备让她一个人处理?温家这个时候积薪厝火,一不小心就会惹火烧身。”

庄娉脸上仅有的笑意在僵过后就消失了。

“任何人不管在做事还是做人方面都要懂得怎么去担当责任。”庄娉说着,又略带嘲讽地笑,“让她报考商业希望以后能帮着点你爸爸,她却一声不响地报考艺术学院。这不是已经说明她不小了有担当了么?让她去吧。”

吕智低眉,没再说什么。

吕薏只身去了浮藜堡,她被带了进去,看到了那个侧对埋首《商业日报》里的男人,修长的手指捏在报纸边缘,靠坐在沙发背上,颀长的身材勾勒出匀称的线条,黑色衣着毫无褶皱,浑身的气势贵气非常,也充斥着不可侵犯的冷冽。

如剪影的侧身看得并不仔细。

吕薏不敢冒然,只站在原地,心弦却一直绷着,她生怕这个人真报复自己,到时自己能有什么把握让自己全身而退?

当始终侧对的人转过脸时,吕薏紧绷的弦真的就断了,发出凄裂的声音。

怎么会是他?那个豪华套房里的男人!

吕薏的脚步有些往后退,震惊而慌乱地看着那张脸,狭长的丹凤眼,眉角带着尖锐的冷意,坚.挺的刚毅的鼻梁,不算薄的嘴唇抿着,偏古铜色的肤质却是强悍之味。

虽然那天匆忙逃离,但这张脸刻骨铭心。对于强占自己身子的人她怎么会不记得。

她立刻惊慌地垂下脸。

温泊君如墨的眼眸凝着吕薏,似深潭。狭长的丹凤眼掩藏着锋利。

一个姿色绝丽的女子,白皙剔透的肌肤甚至有些苍白,穿着简便的连身裙,脚上着双白色的休闲鞋,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。很青Chun诱人。

“把脸抬起来。”

他们的距离差不多五米,那低沉的声音穿透薄薄的空气传递过来,清风冷淡。

刚刚片刻的对视不知道自己的容貌有没有什么破绽,面对施暴的男人吕薏无法平静却佯装平静,心跳如鼓,手软脚软。

她略略抬起头来,脸虽袒露出娇嫩,眼睛却依然是垂视的角度,翩若惊鸿的羽睫,绝色惊艳。

温泊君直视放肆,被打量的时间越长压迫感越浓。吕薏的心慌已渐渐展露在脸上,她想即刻离去。

一个男人靠近温泊君身边,体格结实,眉眼浓厚,络腮胡子,生出一股浓重的男人味。

以前温泊君还是市长的时候他便侍立左右,名叫吴刚。他蓦然地出现,让原本严丝合缝的空气中微微露出喘气的口子。

“她是吕蒙生后娶妻子的二女儿,叫吕薏。在温老爷的寿宴上,是温老爷给温严峻亲点的媳妇人选。不过也只是点到为止。”

“这就够了。”

只要任何人和温富林扯上裙带关系,温泊君的心里都不会痛快。

他狭长的眼线便更深谙锐利。他倒很好奇这个女人会怎么说明来意。

在灼身的视线再次投过来时,吕薏斟酌又踌躇后走动步伐拉近距离。

在来的时候她就反复思虑该如何把话说得体面又不生硬,在温家出事后直接婉拒就有点自保的嫌疑。

其实,这个时候她说什么都是不如意的。倒还不如直接些。

“我是来拒绝和温严峻的联姻的。当初温老爷只是玩笑一句,我不想良成大错……。”吕薏说完,嘴角嚅动又止。她惴惴不安地等待着发落。

“既然是玩笑又哪来的大错?”

明明他说的很有理,吕薏的心却越没底,她说:“我只是……来表明自己的态度。”

温泊君逼视她的容颜,黑眸精邃,他向吕薏走去,阴晴不定的乌云密实地笼罩过来,藿香侵袭四处,吕薏顿时感到头重脚轻,呼吸起伏迟缓。

“表明心态?危难自保才是最要紧的吧?不是我不应承你的要求,而是找错了对象。”温泊君淡淡地看她一眼说,“跟我来。”

吕薏不明所以,跟上前去。

豪宅里纵横交错却不复杂,里面的设计和装饰让人眼花缭乱,拱形虚镂的窗棂,长廊脚边置放的古董瓷瓶,价值不赀。

长廊深处门被打开,一股淡淡舒心的香气缭绕扑鼻。

纵然被前面高大伟岸的背影遮挡,罅隙中还是无处不在地钻来。

吕薏被带到里间,床上沉睡的男人赫然出现眼前。

安详斯文的脸庞,穿着上好的稠料睡衣,连睡着的样子也俊毅几分。

床周边放着医疗机械证实那活着的人有迹可循。

吕薏未曾见过这人也心下了然他的身份,温老爷已死,温严峻昏迷生气不明,这便是他了。

可温泊君带她来这里做什么?

“毁婚他同意了才行。”

“可是他不是昏迷不醒么?我怎么能让他同意?”吕薏不解。

温泊君厚实的肩膀缓缓转过来,身形笔挺尊贵,迫人于无形。狭长如利的一双黑眸凉薄冷视,光泽阴狠。

“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。反之,就算他死绝,你也并不是没有好处。”

吕薏心一紧,说:“我并不想有这样的好处,再说宴会上的口述之言简直是无稽之谈。我还在学业,那才是要紧的事。希望……你能放我一马,我感激不尽。”

“如果,我不放呢?”

温泊君强势地抬起她不及一握的稚嫩脸蛋,尖俏在他厚实的掌中不堪一击,微用了力,她的颊边就洇出细嫩的红来。

吕薏进退失据,受惊的眼睛望着逼视的厉目,极度不安。

他手指上的温度和脶纹让她倍感惧意,再次让她想起那次昏暗房间里疯狂的****************那要我怎么做才放过我?”吕薏轻颤唇间,吐气如兰。那么近的距离硬是衍生出纠缠来。

温泊君狭长的眼眸深如墨,不该是他的体味却吸入鼻腔,诱人的清甜使得他的神情微漾。

不过在吕薏闭嘴的时候用了力推开了她,让她倒退了好几步差点摔跤。

稳定身子,站定,惶恐地看着温泊君的情绪遽变。

“以

完本

豪门首席,很不善!

时间:2019-08-05 16:08:45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黑色眼影

主角:吕薏,温老爷

在线阅读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

小说推荐

更多